2014年7月5日 星期六

「楊氏碎步」-震撼全國的農夫

胡英 譯 

每年,澳大利亞都會舉行一場悉尼至墨爾本的耐力長跑,全程875公里,被認為是世界上賽程最長、最嚴酷的超級馬拉松。這項漫長、嚴酷的賽跑耗時五天,
參賽者通常都是受過特殊訓練的世界級選手。這些選手大多不到三十歲,有「耐克」等知名運動品牌做後盾,全副武裝著最昂貴的贊助訓練裝備和跑鞋。 

1983年,耐力長跑賽場上,出現了一個名叫克裡夫·楊的傢夥。起初,誰也沒在意他,大家都以為他是去那兒看比賽的。畢竟,克裡夫·楊已經61歲了,穿著條工裝褲,跑鞋外面套了雙橡膠靴。 

當克裡夫·楊上前領取他的運動員號碼時,人們這才明白原來他是來參賽的。他將躋身150名世界級選手的行列參加賽跑!這些選手壓根兒沒想到,還有一件令人稱奇的事,克裡夫惟一的教練竟是他81歲高齡的母親耐威爾·冉。 

人人都認為克裡夫·楊不過是個頭腦發熱,想在公眾面前出彩的傢夥。但媒體卻頗感好奇,當克裡夫拿到他的「64號」號碼布,走進那群身著專業、昂貴長跑行頭的運動員中時,照相機鏡頭對準了他,記者們開始發問:「你是誰?是做什麼的?」 

「我是克裡夫·楊。來自一個很大的農場,在墨爾本郊外放羊。」 

他們又問:「你真的要參賽嗎?」 

「是的,」克裡夫點點頭。 

「有人贊助你嗎?」 

「沒有。」 

「那你不能參賽。」 

「不,我可以,」克裡夫·楊說,「你知道嗎,我出生在一個農場,家裡買不起馬匹和四輪車。每次暴風雨快來的時候,我都得跑出去聚攏羊群。我們有2000頭羊,2000英畝地。有時候我得追著羊群跑兩三天。雖然費功夫,但我總能追上它們。我相信我能跑這場比賽,不過五天時間,也就多出兩天而已。我追著羊群跑過三天。」 

馬拉松開始了,穿著套鞋的克裡夫·楊被專業選手們甩在了後面。觀眾席上發出陣陣笑聲,因為他甚至不懂得正確的跑姿。他好像不是在賽跑,而是優哉遊哉,像個業餘選手那樣拖著碎步小跑。現在,這位來自碧奇櫸林、以種馬鈴薯為生的沒牙農夫開始在這場艱苦卓絕的賽跑中跟世界頂尖選手展開較量。全澳大利亞通過電視直播收看比賽的人們都在心中不住祈禱,趕緊有人把這個瘋老頭兒從場上勸下來,因為人人都相信:不等跨越半個雪梨,他就會累得氣絕身亡。 

所有專業選手都很清楚,為了拼完這場耗時5天的比賽,你得跑18小時,休息6小時。可現在,老頭兒克裡夫·楊竟然對此一無所知! 

清晨,當有關賽況的新聞播報出來時,又著實讓人們吃了一驚。克裡夫·楊仍在比賽,邁著碎步跑了一整夜,來到了一座名為米塔崗的城市。顯然,克裡夫·楊從比賽第一天起就沒有停過腳步。儘管還被遠遠甩在世界級選手後面,但他還是不停地跑著。他甚至還有功夫跟公路兩旁觀看比賽的觀眾揮手致意。 

當他到達一個名為奧爾伯裡的小鎮時,有人問他剩餘的比賽有什麼策略。他回答要堅持跑完比賽,他做到了。他不停地跑著。每天晚上,他只能與領先的第一團隊拉近一丁點距離。到最後一晚,他超過了所有頂尖選手。到最後一天,他已經跑在了最前面。他以61歲的高齡跑完了雪梨至墨爾本的整個賽程,不僅沒有一命嗚呼,還捧走了冠軍獎盃,以提前9小時的成績打破了記錄,成了國家英雄!舉國上下的人們立刻愛上了這個種植馬鈴薯的61歲農夫,因為他以5154分的成績跑完了這場長達875公里的比賽,成功地擊敗了世界上最優秀的長跑運動員。而他並不知道比賽當中允許睡覺。他說,自始至終想像自己是在追逐羊群,與一場即將來襲的暴風雨爭搶時間。 

1997年,76歲的克裡夫·楊再露頭角,力圖成為年齡最大的環澳長跑選手,為無家可歸的兒童募集資金。整個賽程16000公里,他跑完了6520公里,後來因母親生病而被迫退出了比賽。他對長跑的熱愛從未消減,2000年,他在一項1600公里比賽中跑完了921公里,一星期後在他蓋裡布蘭德的家中病倒,從此再也沒有力氣跑了。輕度中風結束了他英雄般的長跑生涯。2003112日,久病之後的克裡夫·楊這位長跑運動史上的傳奇人物與世長辭。享年81歲。 

「楊氏碎步」因被認為更符合空氣動力學、更省力而被超級馬拉松選手紛紛傚法。據悉,悉尼-墨爾本長跑優勝者中至少有3名是憑「楊氏碎步」取勝的。如今,悉尼-墨爾本馬拉松賽中幾乎沒有人睡覺了。要贏得這場比賽,你必須像克裡夫·楊那樣,日夜不停地奔跑。或許要跑贏人生的馬拉松賽,也正需要克裡夫·楊的精神———打破常規、拚搏不息。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